红岭系兑付“孤岛”投资宝:与红岭创投清盘负责人、回款进度不一

时间:2021-06-21  点击次数:   

  近日,持续有投资宝用户向蓝鲸财经反映,同属红岭系P2P,未与红岭创投混合清退。眼看红岭创投持续回款,投资宝用户担忧,可兑付资产流失殆尽。

  红岭创投是曾经的P2P“老大哥”,成立于2009年,累计投资体量在千亿级,待兑付本金近200亿。2019年3月23日,在行业暴雷潮中后期,红岭创投宣布平台将清退。当地原金融办牵头的工作组“红岭专班”成立。同期,投资宝未宣布清盘,仅发布提现限制公告。两家平台的兑付进展出现分野。

  直至2020年1月,一封深圳金融局盖章的监管函显示,鉴于“投资宝”底层资产大量逾期,已不具备正常经营及兑付的基础,要求立即停止新展业,进入良退程序。截至2021年4月,据平台方数据,红岭创投兑付合计约23.93亿元,待兑付约160亿元;投资宝平台兑付3.6亿元,待兑付约60亿元。

  投资宝诞生之初,依附于红岭资本管理(北京)有限公司(下称 “红岭资本”),双方均在2013年已成立。2015年,深圳前海新派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下称 “新派金融”)成立,由红岭控股有限公司(下称 “红岭控股”)全资持有。2017年左右,新派金融成为投资宝运营主体。

  已有知名平台“红岭创投”在先,成立同类平台意在何为惹质疑。投资宝在2019年4月发布的提现规则方案显示,平台核心资产是“为上市公司投资并购业务服务”。

  一则视频文件显示,投资宝平台时任总经理在接待用户,梳理底层资产时提及,股权资产包括上市公司深南股份002417股吧)(002417.SZ)增持加(买)壳总共20余亿,小股东借款3亿。投资宝官网披露的资产清单列表包括“某上市公司资产”、“某大厦”、“某城市不动产”。用户从平台处获得的说明显示,物业资产有3.5亿元投资“江海大厦”,“深圳房产”和“南通房产”合计1亿元,尚无20亿估值对应资产。江海大厦应为深南股份南通总部大楼。疑买壳又买楼,投资宝或成红岭系“提款机”。

  除此之外,与红岭系纠纷已久的腾邦也在资产清单之列。*ST腾邦(300178.SZ)曾否认向红岭系借款,后称控股股东腾邦集团对红岭创投创始人周世平的1.8亿元借款已归还,遭周世平否认后,承认有2600余万本息未还。若腾邦方面借款也在投资宝名下,平台出借人也成了红岭系不良资产的“接盘侠”。

  2019年5月,红岭创投创始人周世平账号“sz088”在红岭创投社区发文,投资宝不清盘,希望在发展中解决问题,并称投资宝的资产属于主动型管理;并在宣布清退时提及,清理完毕后投资宝平台全面转型线下私募。

  据悉,8277.cc香港生财有道图库。投资宝发布的产品包括所谓“官标”和“资产标”。用户介绍,“官标”指投资宝平台作为借款人的标的,额度在千万至亿级;“资产标”是个人借款,额度在百万级。

  其中,有“官标”合同显示,项目发起人为一产业园项目融资,委托人为深圳市凌达投资有限公司(下称 “凌达投资”),与借款人未脱敏信息一致。天眼查信息显示,凌达投资在2019年3月注销。深南股份披露,凌达投资监事同名人员周小平为周世平直系亲属。

  投资宝在2016年发行的“并购九”年化收益16%,风控措施介绍为红岭资本负责回购。出借人了解到,“并购”系列产品或涉及深南股份买壳增持,并购系列总金额合计达到20余亿元,与平台时任高管透露买壳增持金额相符。产品介绍未透露相关信息,“并购六小”产品介绍显示,标的为红岭资本投资项目用于投资建设互联网金融产业孵化器。包括“并购四”、“并购五”和“并购六小”,产品合同均显示乙方为借款人,名为*岭?**。?

  并购系列发行在红岭系收购上市公司期间。2015年7月,停牌数月的三元达公告,四位股东与周世平签署《股份转让合同》,周世平成为*ST元达第一大股东,原股东减持股份转让给这位红岭创投创始人,转让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13.33%,转让价款约3.96亿元。此后,周世平几度增持,坐稳了实控人的位置。据不完全统计,直至2018年2月,增持耗资超6.5亿,合计不足20亿元。用户质疑近10亿缺口资金用途。2018年,三元达股票简称更名为深南股份。

  同为周世平全资控股,投资宝的兑付未与红岭创投同步进行。红岭创投每收回5000万,进行一次兑付,已兑付四十余期,平均每月兑付8000余万元;投资宝从2020年1月起,间断进行着“每月1000万保底”兑付。

  根据前述内容,投资宝标的涉及上市公司股份。目前,周世平及一致行动人所持股份大部分处于冻结和质押状态。截至一季度末,周世平所持4586万余股中,2856万余股被质押,1894万余股被冻结;红岭控股所持1758万余股中,498万余股被冻结。

  2020年年报披露,周世平为补充个人流动资金在首创证券办理股权质押式回购交易业务,共质押股数2856万余股。此外,因红岭创投等网贷平台正在进行清退,部分投资者为提前收回其本息,向平台实控人提起诉讼并申请了财产保全,共冻结股数 2286万股。由此看来,上市公司所冻股份是因红岭创投投资者申请的财产保全。

  若购买上市公司的实际资金来源为投资宝、并可用股份兑付,红岭创投投资者冻结股权或将影响执行。

  此外,彩霸王高手论坛和彩报码,红岭创投总裁、清退组组长项旭此前在接受《界面新闻》采访时表示,红岭创投初步打算把实物兑付列入议程,可把产权证办到出借人名下。并透露,“大部分抵押的房产,商铺的比例要稍微大一些。”项旭还提到,“有很多房产都在红岭创投名下”。

  从采访内容来看,实物兑付应为借款抵押的房产。关于红岭创投名下的房产,投资宝用户质疑,是否会涉及到用投资宝用户资金购置的“南通房产”、“深圳房产”和“某上市公司”所涉房产,若用相关房产兑付红岭创投出借人,是否会侵害投资宝出借人的权益。

  目前,投资宝产品另一个红岭系标的物“江海大厦”也存在抵押情况。一位投资宝用户向法院上诉,称通过投资宝平台购买了《综合地产》项目,募集资金用于购买江海财富大厦,不动产登记在深南资产管理江苏有限公司名下。在要求变卖资产时,不动产被发现有抵押给红岭创投。相关抵押或已解除。不动产登记信息显示,截至2020年一季度,“江海大厦”仍有抵押记录。

  因标的涉及红岭系资产,红岭系资产又受多方制约,在兑付“食物链”末端的投资宝用户望通过混合清退,解决兑付怪圈。

  投资宝不少用户本身是红岭创投老用户。其中一位回忆,在网上一键即将资产从红岭创投转移到了投资宝,2013年,投资宝上线前几个月。红岭创投曾公告,开放红岭创投和投资宝平台之间账户绑定、资金互通功能的公告。用户不疑有他,认为投资宝即红岭创投关联平台,也是呼吁混合清退的原因之一。

  关于混合清退的问题,界面新闻曾发文讨论该不该“混合清退”,其援引一位有金融诉讼经验的律师称,目前司法实践中,在股东与公司人格混同的情形下,公司亦可为股东债务承担连带责任。

  清退之初,红岭创投与投资宝出借人之间即存在矛盾。红岭创投论坛文章显示,2019年11月,红岭出借人监管委员会账号发文称,红岭创投和投资宝、亿钱袋互不相欠,拒绝和投资宝以及红岭线下进行混清。目前,红岭创投清退组组长为项旭;投资宝清退组组长为周世平,组员包括投资宝法人吴海祥。项旭曾强调,只负责红岭创投。

  周世平与项旭之间曾存在嫌隙。周世平于2019年10月31日在红岭社区表示,希望项总经营团队公开表态重组要不要做,并称经营权和财务权都在“他们”手上,疑透露被架空;此前提到央企进场受阻是有人暗中使坏,并暗示账号会被封。在当晚表示重整有进展后,红岭社区“老周专栏”再无新帖。蓝鲸财经尝试联系接近周世平相关人员,了解背后原委。截至发稿时间,尚未有人士有意作出回应。不久前,周世平卸任上市公司董事长等职务。

  4月末,针对“投资宝”的网友信访咨询,深圳市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下称 “深圳市金融局”)回复未提及混合清退诉求,称经与红岭专班了解核实,投资宝平台正按照相关程序实施良性退出。自2019年5月,两家平台在福田区红岭专班督导清退中,对于混合清退的投诉诉求,截止发稿,用户尚未得到红岭专班回应。

  近日,深圳金融局回复投资宝用户投诉称,已收悉相关材料,如发现该公司有违法犯罪行为,可向福田分局经侦大队报案或举报。与此前不同,此次回复提供详细的报案方式,包括举报电话、邮寄地址以及网络举报方式。